白山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凤凰跌落

发布时间:2019-09-14 07:34:47 编辑:笔名
高悬深涧三千尺,雄鹰飞过鸟雀愁。
八年前的一个春天,正是莺歌燕舞的时节。太阳露着笑脸,把金色的阳光撒在大别山桂花里的山道上。贺刚紧握方向盘,感到已与车融为一体,象一只矫健的雄鹰,时而飞扬直上,时而急骤俯下,上山,下山,刚跑过的盘山公路陡梯似的悬在脚下,而将要去的路在对面山上依稀可见,可到达那里却要费上好多时光。
这条通往武汉的山路,只要不下雨路面还是不错的,比走五泉河近六十公里,还少一个收费站。那龙云寺土墙上不知何方闲人雅士涂上的诗句吓跑了不少司机,使他们多走冤枉路,花了冤枉钱。
车到龙云寺就能看到坡下的桂花里村,那里是一马平川,过了这二十里的平原,翻过鹰嘴岭,就到英山地界,那么,中午就可以把仪器交给用户了。贺刚加大油门,五十铃客货以九十公里的速度飞驰,他准备赶到目的地英山吃午饭。
可是,今天情况有些异样,远远望去,桂花里道班的公路上挤满了人,有招手的有叫喊的,象是要截车。他只好减速停了下来。
一个黝黑的汉子,抱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跪在路中间,汗水和泪水搅在一起,那哀求的眼神,令人同情。他那嘶哑的声音显得十分凄凉:“救救孩子吧!她被毒蛇咬了,快送县医院。”女孩的头无力的垂在汉子的胳膊弯中,翻白了的眼半睁着,显然,已到了生命的终止线。贺刚打开车门,让他们坐在后排长椅上。
原来,女孩名子叫雨晴,放学的路上顺便拔点草回家喂兔子,结果出了事。汉子名叫王山根,还有一个儿子山芽上初一了,媳妇今天到果园去施肥,还不知道现在发生的事。
很快到了县医院,贺刚跟到抢救室,医生说:“幸亏来的及时再晚半小时,蛇毒随血液进入心脏这孩子就完了!”山根愣愣的听着,眼神不显得那么呆滞了。贺刚仔细打量一下山根,像是个养路工人,穿着脏兮兮地工作服,破旧黄球鞋烂了,大拇脚趾露出来,不知何时碰破的还往外渗着血。
看着山根可怜的样子,贺刚怜悯之心油然而生,他将三百元钱塞到山根手中,“拿着给孩子买点营养吧!”说完转身就走。好像听到山根在后面跪下来,在喊:“恩人呀,谢谢啦!……”
贺刚在英山帮用户将仪器安装调试完毕,五天已经过去。返回途中,好奇心驱使他想知道雨晴治疗的结果,在桂花里道班将车停下来。山根家的三间土坯屋紧挨着道班,篱笆墙的院子里堆满了毛竹。令人惊奇的是:雨晴正在编竹篮!她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一双大眼睛盯着贺刚问:“是买花篮的吗?”山根迎了出来,看到是贺刚,吃惊的瞪大眼,大声喊:“恩人来了,恩人来了!雨晴呀,就是他开车救的你!”
“谢谢叔叔,谢谢叔叔!”雨晴细声细语,显得有些羞涩。
“她身体能干活吗?”贺刚盯着山根问,他觉得这女孩太可怜了。山根说,他们前天就出院了,医生告诉他,医疗技术今非昔比,排毒效果非常好,回家多喝绿豆汤或清热解毒之内的,养几天就好了。
临别,山根拿出了自己做的桂花酱,腌土鸡,腊肠,给贺刚装了一口袋。贺刚车开到龙云寺停了下来,回望桂花里,道班掩映在山涧里升腾地白蒙蒙的雾中。贺刚觉得他和这纯朴的山民,有着某种缘分,从今以后,会常常沉浸在割舍不断的情愫中。
一年多过去,桂花飘香的时节,已是销售部部长贺刚,前往武汉开订货会。他让司机小王下高速、绕道桂花里。他有一个特殊任务,为老岳母寻找“灵芝”。
贺刚的媳妇夏冰是高中时的同学,现在是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她母亲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年年夏天发病,今年为严重已躺在床上一个多月了。她打听到大别山产有一种形状象似灵芝一样的野蘑菇,治疗内风湿有。就让贺刚找山根想办法弄一些。
车到龙云寺,贺刚看到坡上坡下站有不少人,人人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在舞动。贺刚给司机开玩笑:“你看,来多少人欢迎咱!”
车往前开,把贺刚吓一跳,终于看清了,路两边每个人都扛着竹耙,拉煤的车一过来,便蜂拥而上乱扒一气。超载车的司机猛踩油门,车子仍然象蜗牛似的慢慢的爬着坡一点都不争气。有的司机干脆停车坐在煤堆上,“大耙子”就围着车转捉起了迷藏。路边摆摊的说,七里沟的兴隆矿,出煤没几天就引来这么多人。
一辆老“解放”拉的煤足有五六十吨,晃晃悠悠往坡上爬,一群女娃跟在后面追,一个戴红太阳帽的女孩竟然爬到车上,好像有点面熟,“是雨晴!”贺刚吃惊的叫出了声。他想下车把她喊下来,这太危险了!可是又觉得唐突,他们毕竟还不熟悉吗!唉,刚才来寻“宝”的心情是那样舒畅,现在叫搞得乱糟糟的。
轿车在道班门口停下来。山根正巧在家。院子里的煤有二三吨重,贺刚先问了雨晴的事,山根说,不准备让雨晴上学了,因为山芽在县城上学花费太大,他们这儿主要保男娃上学,女娃都去打工,雨晴过了春节就去广东。贺刚说,雨晴不上学太可惜了!山根双手一摊,叹了口气:“我不是正式工人,承包五公里山路养护,每月只给二百多元钱,实在没办法!”贺刚也不好再说什么,就把灵芝的事告诉他,山根说他有一个远房亲戚,就是搞草药的,这件事他一定全力以赴。山根留他们吃饭,他婉言谢绝了。贺刚留下地址、电话就上了路。想到雨晴和山根家的现状,心里沉甸甸的,一种落寞惆怅的情绪充斥着他的心胸,灵芝的事反到不觉得多重要了。
大约过了半个月,大别山寄来了包裹,正是夏冰要的那种“灵芝”。足有一斤多,她高兴的乱蹦,这么稀有的东西,需要多少钱?得怎样感谢人家呀!
配好的草药喝了三次,她妈妈有人扶着能下床走路了,夏冰高兴的合不拢嘴。她打听买这种草药一斤大约八千到一万,就催贺刚赶紧给山根寄一万块钱去。往道班打了好几次电话才接通,山根却不当回事,漫不经心地说:“是他亲戚家的存货,前几年只一二十块钱一斤,现在稀有了,价格才炒上去。钱的事以后再说。”
“怎么谢谢人家,不能就这样装没事了,那就太不义气了!”夏冰天天催贺刚。他想到了雨晴,“让雨晴来!”贺刚把雨晴高三没上完就辍学的事告诉夏冰。她稍一迟疑,略加思索,高兴的说:“好,让她来给闹闹做伴,咱们一室一厅的房子还闲着,她愿住哪边都行。她说不定还能帮闹闹学习呢!”闹闹是他们儿子的乳名,今年已经初三了,因从小爱哭所以取了此名。
贺刚打电话让山根把雨晴送来,山根说养护完路,还要忙着给果树打药,实在没空,他让雨晴自己来了。
雨晴来到开始还怯生生的,没三天,就和闹闹混熟了。闹闹问她家里喂几只兔子,山里现在还能逮到小豹子吗?并说再放假就跟她回家。
没多久就给雨晴找到了插班的学校,她学习还行,刚算能跟上。雨晴吃饭在他们家,住在小套房,精明有眼色,礼拜天帮着夏冰洗衣裳,名牌衣服她用手洗,不用洗衣机,地板擦的铮亮。有的场合喊夏冰姐姐,有时又喊姨姨,夏冰呢,喊什么都答应。
很快就要高考了,夏冰根据雨晴的学习情况帮她分析,过本科线的可能性很小,一定确保考上她们的职业技术学院,财会班的老师是中央财经大学毕业的,学好了不愁找不到工作。雨晴说,一切都听姐姐的!
月转星移,三年,弹指一挥间。雨晴在职业学院毕业了!她一米六八的个子和夏冰一样高。领她去时装店买衣服,她坚决不要,她的衣裳大都是夏冰给她的。她说姐姐的时髦,都是的,她穿着经常有人问在哪买的,一点都不过时,她喜欢。一天,雨晴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在阳台浇花,贺刚喊夏冰,你看:“她多美,能再小三四岁,就给咱闹闹当媳妇了!”夏冰笑了:“你呀,别瞎说了!”。
雨晴应聘几家单位她都不太满意,不是待遇低,就是离家太远。贺刚让她先去学开车,工作的事他来想办法。由于贺刚的公司只要一类院校本科以上、而且英语过六级的大学生,他想到了已改制的单位,他的同学“周董”。
周振东小时侯调皮,住在燕湖干休所,上小学时砸烂过他媳妇家的玻璃。到现在他夫妻一吵架,媳妇还拿此事训他。周董原来和贺刚是一个公司的,初中同学,上高二时周董就去当了兵,复原回来在工会帮助搞宣传,等车间干部有了空缺就去当了书记。他敢闯敢干,大刀阔斧,改制前二百多人,经过下岗分流,买断、内退,现有职工六十多人,包括二十多个农民工。负担大为减轻,他为公司生产配套件,将竞争对手挤走,很快便扭亏为赢,现在工人工资是总厂工人的两倍。目前他那儿是“三不管”的地方,有充分的自主权。
贺刚给他打电话,要在“凯乐门”大酒店请他,他爽快的答应了。酒店是本市豪华的,客人都是些企业经理,外资老板、成功人士,每日车水马龙,热闹非凡。消费起步价五千元,贺刚要面子,订了八千的。
周董和张书记准时赴宴。席间,周董问了雨晴几个问题,关于成本核算,月报、季报表,如何合理避税等等,雨晴一一作答,看样子周董非常满意。不知不觉间三瓶茅台喝完了。
他们来到二楼歌舞厅,要了茶和糖果坐了下来,大厅里只有一两个人在唱歌,多数人在聊天。周董要雨晴唱,她嫣然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碟片递给服务生,轻盈地走向舞台。
雨晴拿起麦克风,显得彬彬有礼,用标准地普通话庄重的说,“给大家献上一首原创歌曲,词和曲都是她创作的,有着大别山民歌的韵味,愿周董、张书记及在座嘉宾喜欢!”
随着轻柔舒缓的音乐响起,银幕上出现了:绵延起伏的大山,蓝天、白云,一望无际的大海……雨晴望着贺刚,夏冰、闹闹和周董,深情的唱着:“我是一只小鸟,住在遥远的山上,高山阻隔了我理想的思绪;羊肠小道束缚了我的翅膀。一条青龙钻过大山奔向远方,我沿着青龙开辟的五彩路飞到叔叔的家乡。叔叔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小窝,教会我如何在都市的高楼大厦中飞翔。我在茫茫人海中穿行,从来不会迷失方向……”歌声抑扬顿挫,仿佛是天籁之声。大厅里鸦鹊无声。
当歌曲终了,张书记跑上去献花,人们仿佛从梦中醒来,接着响起雷鸣般的掌声。闹闹上前拉住雨晴的手嚷道:“姐姐太厉害了,真棒!”贺刚想,只知道她在学校获得过两届健美舞,不知道她会唱歌。销售部美女如云,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没有一个会唱会跳的!先在周董那干着,有机会再把她调到销售部去。周董把雨晴喊过来,掏出一张银行卡交给她,“密码6个1喊服务生买单!”他按住贺刚的手又说:“你那俩个钱,在口袋里捂紧,别拿出来显摆了!”上车回家时,他让雨晴尽快上班。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不到一年雨晴当上财务科长。她从次领工资开始,每个月交给夏冰一千元生活费,夏冰说我给你存起来,你多给家里寄点,也要为将来结婚作准备了。雨晴过意不去,就给闹闹买东西,先是买名牌书包、钢笔之类的,近把“闹闹”武装起来了,意大利的运动衫,阿迪达斯球鞋、耐克太阳帽。还问夏冰喜欢什么样的钻石戒指。
贺刚看到雨晴成长起来了,心里非常高兴,有成就感。可以想象山根一家对他的感激之情,又觉得很自豪。可是近一段时间老高兴不起来,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办,却又想不起来,刚才听到雨晴和夏冰在一边小声说钻戒的事,他想起来了有事要交待。他让雨晴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先问近工作忙不忙,累不累,想不想调动之内的,而后他神情严肃的说:“雨晴啊,你那单位规模不大,但产值一年也三千多万,每天经手的现金不会少了,一定牢记,公款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雨晴也很严肃的说:“叔叔,你放心,都说你快提副总了,我得好好工作为你争光!”
周董的媳妇名叫冉火英,在坝北税务局工作,她身高1米60,体重80公斤,面色稍黑。自从周振东成为董事长,她就经常失眠了,她知道周董的毛病,好往女人堆里钻,有说不完的话,海阔天空没完没了。改制前科室里就有两个年轻女人,嘴唇涂得一个比一个红,整天跟着粘着,她去骂过一次,可她们脸皮厚的很,她前脚刚走,她们马上就钻进他的办公室。近,周董在车间指导工人干活时,脚被模具砸伤了,到医院被截掉了两根脚趾。这还不到一个月就一瘸一拐的去上班了。冉火英再也坐不住了,她决定去找局长请求提前退休,如果不批就辞职。她心里明白,只要保护好周董这个财神爷,咋样都合适。
局长在皮椅上半仰着,看到冉火英愁容满面,迫不及待的想退休觉得很诧异,就问:“现在工资还不够高吗,人家都想晚退休,退了还想返聘,现在财经学院的本科生都进不来,你一定要考虑好再做决定。”
冉火英的态度很坚决,她说:“在这儿再好是给公家干,到老周那儿是给自己干。”局长觉得很奇怪就问:“难道国企改完制就变成私企了吗?那厂房设备价值成千上百万,改完制都成了私人的,那还不发了大财了,这可能吗!”局长直盯着她,觉得不可思议。
冉火英嘴角挂着一丝微笑说:“局长呀,在我们这儿发条毛巾都得上会研究,在那儿俺老周说话就是圣旨!”

共 9 2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对于我们,很多时候,财富的积累需要诚实的劳动。主人公雨晴身处某个位置,具备了一些便利,便选择了捷径,终却发现那是一条绝路。血浓于水的亲情,厚重醇正的恩情,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铁证,自感羞赧无地自容的错误,交织着凝成小说的矛盾,将雨晴推至绝望的境地!【实习编辑:浅姿】
1 楼 文友: 2008-12-18 2 :48: 2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雨晴的命运令人感叹,在金钱面前要保持理智啊!问好岗飞,欢迎下次来稿! 孤僻,以字为友
2 楼 文友: 2015-09-12 19:22: 9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宝宝小便黄
幼儿小便黄
拉拉裤有哪些牌子好
女性晚上多尿怎么回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