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山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相师 035 花香馥莉

发布时间:2020-01-17 02:44:40 编辑:笔名

相师 035 花香馥莉

唐振东又一次失业了,这次他又要重新找工作。

不过现在的工作哪有那么好找,即使他什么都会,也沒有那一张证管用,更何况他还沒身份证。

身份证的补办需要三四个月,现在机关的办事效率虽然比以往有所提升,但是日期是不会让你早早拿到的。

费了半天劲,唐振东找了个小区保洁的工作,临时的,门卫倒是也缺人,虽然不要求学历,但是却需要身份证。

“实在不行,去我们医院吧,在医院保洁比小区工资能多一diǎn。”

面对的好意,唐振东摇摇头,他不可能去医院,干好了行,干不好,岂不是对人家也有影响。

赵父赵母就一直住在河源,两人大概也看出了唐振东跟的一些不合理之处,他们都是过來人,唐振东跟虽然名义上是情侣,但是有些小细节,还是瞒不过这两位过來人的。

就在唐振东失业后的第四天傍晚,在洗手间冲凉的工夫,二老在露台唐振东边上坐了下來。

唐振东一如既往的还是看着天上的星星,目光深邃而幽远。

“小东,我看你似乎总有心事一样。”

唐振东从漫天的星星中收回目光,“叔叔,阿姨,其实我在鲁省结过婚。”

二老沒想到唐振东这么坦白,他们只是试着一问,沒想到唐振东就抛给了他们一个如此震撼的消息。

这个消息如此之突然,让他们险些上不來气。

“小东,你,那你。”赵母你了半天,还是沒説出想説的话。

“阿姨,我知道我这样的人,是配不上的,不过好在我们只是因为你们二老的到來,让你们安心,之间也沒有任何越轨的地方。”

二老diǎndiǎn头,唐振东説的他们完全相信,唐振东在他们心中的印象其实不错,除了有diǎn木讷之外,其余的都好,尤其是坦诚,该説的话説,不该説的不説,而且説的话也从來都让人信服。

“琳琳知道你结过婚的事吗。”

“怎么説呢,她沒问过我,我也沒主动説,她只是让我來临时帮个忙,让你们二老安心而已。”

“其实,小东,我跟你叔叔真是感觉你不错,我俩也喜欢你,但是我们家琳琳虽然年岁不小了,不过毕竟还是个大姑娘,如果跟你在一起时间久了,那我恐怕她会陷进去。”关于唐振东,赵父赵母真是这么想的,他们也感觉唐振东不错,但是再不错,也沒法接受一个二婚的,主要的是他们现女儿已经爱上了小东了。

“叔叔,阿姨,我明白了,我马上离开,请你们对琳琳説声对不起,也説声谢谢吧。”唐振东想了想,对他帮助太多了,自己这样的确对不起她,也的确应该感谢她。

唐振东趁着冲凉还沒完的时候,就走出了家。

夜灯初上,河源的大街上,人很多,现在这个时间,正好是人多的时候,各种小吃,各种大排档,都开始营业。

唐振东失业也无家可归,他先是去看了下小翼,随后又去了趟他以前工作过的酒吧,看看曾经一起工作过的朋友。

刘雅轩见唐振东來了,给他调了杯“忘情水”。

唐振东一口喝掉忘情水,“这酒不好喝,给我來瓶啤酒。”

唐振东刚要掏钱,才现自己从家出來的时候,把钱和,都放到了她家鞋柜上,本來就是拿给自己用的,钱,有不到四千块钱,是这两个月的工资,减去花销,剩下的,自己还欠人家小一万块。

王艳正好也在,她在工作的间隙过來,看唐振东掏钱,她急忙掏出钱,刘雅轩一把把王艳的钱又塞了回去,“不用,今天我请客。”

唐振东diǎndiǎn头,不用喝霸王酒了,很好。

十diǎn多钟的时候,正好是酒吧上客多的时候,唐振东喝了一瓶又一瓶,突然,刘雅轩捅捅唐振东,让他往门口看。

钟馥莉一袭米色长连衣裙,走进酒吧,引起一片片的惊艳声。

唐振东看到了钟馥莉,钟馥莉也看到了唐振东,她的脸上由面无表情,突然挂满了笑容,仿佛由寒冬一下就春暖花开。

唐振东似乎也明白了刘雅轩给自己调的那杯忘情水的用意。

在钟馥莉走到唐振东身边前,刘雅轩在唐振东耳边低声説了句,“这几天她常來。”

“你來了。”

唐振东diǎndiǎn头,“喝一杯,我”唐振东刚准备説我请客,突然想起自己一分钱沒带。

不过钟馥莉明显是忽略了唐振东后面要説的话,她只记得唐振东説的前半句“喝一杯。”

唐振东这次是以顾客的身份來到酒吧,也是次如顾客一般喝酒。

“维特。”钟馥莉在王艳还沒走过來的时候,就扬手喊了她,谁都能看的出來钟馥莉显得神采飞扬,一看就是心情愉悦。

“哦,给我來瓶朗姆酒,两只杯子。”

钟馥莉心情很好,这几天她学会了喝朗姆酒,这种蔗糖中的酒精,让钟馥莉唇齿留香,很是回味。

“你今天怎么会來这里。”钟馥莉问道。

“喝酒。”

一杯酒下肚,钟馥莉脸上浮出两团红晕,煞是可爱。

“你知道嘛,这段时间我每天喝酒,每天练一练,呵呵,我现在酒量很好的。”钟馥莉歪着头,有些俏皮的説道。

唐振东拿起酒瓶示意了下钟馥莉,然后给自己倒上。

“我每天的工作压力很大,我就到这里來放松放松,真的,我从來沒想过回忆会有这么美。”钟馥莉喝了口酒,继续一脸幸福的回忆,“我从來沒有谈过恋爱,呵呵,真的,一次都沒有,我也从來沒有试过喜欢一个人,至少这十年來还沒有过。”

“我的初中以前生活很苦,爸爸刚开始创业,那时候家里真是揭不开锅,后來渐渐的父亲有了些成就,家里生活也好了,上完高中,出国留学,哎,我这人其实真是不适合在国外,很多人到了国外,看到了外国的先进达,思维也越來越跟国际接轨,就越加不想回來,但是我在那边,感觉倍加孤单,无时无刻不想着回來,格格不入,你有过这种感受吗。”

“格格不入。”钟馥莉这么一説,唐振东还真的起了共鸣,自己现在跟这社会不就是格格不入吗,于清影不在了,自己就感觉全世界人都是幸福的,只有自己一个人是孤单的,自己真是跟社会格格不入了。

“回到家,我这才感觉踏实,我喜欢这片土地,但是却不怎么喜欢这片土地上的有些人。”钟馥莉苦笑了一下,然后跟唐振东碰了杯。

如果美丽是种罪,那钟馥莉一定是罪恶滔天之人。

她的美能让很多人犯罪,也引起不少人的觊觎,但是由于钟家的影响力,很多人都只是把觊觎放在心底。

钟馥莉晚上喝了很多酒,两人一共喝了五瓶朗姆酒,其中钟馥莉少喝了一瓶半,唐振东原以为钟馥莉沒醉,因为她拿卡结账的手很稳。

钟馥莉结账转身之后,唐振东在钟馥莉身后看到酒吧老板刘雅轩朝自己挤眉弄眼,仿佛在説“忘情水,忘情水。”

刘雅轩能看出唐振东对钟馥莉并沒有钟馥莉对唐振东的那么投入,给他调了一杯忘情水,那意思就是説你可以忘情。

“回去时候”唐振东刚准备説让钟馥莉回去的时候慢diǎn,注意安全,就见钟馥莉缓缓跌倒。

朗姆酒,又俗称见风倒,喝的时间,很甜很好喝,但是喝过之后,尤其是夜风一吹,酒劲就会呼的涌上來。

唐振东一把扶住钟馥莉,钟馥莉手中的车钥匙“啪”掉到了地上。

唐振东捡起车钥匙,一按,行政版奥迪四灯闪烁,唐振东把钟馥莉扶好坐稳,自己动着车,把她送回了万绿宾馆。

唐振东把车钥匙和门卡扔到矮几上,刚准备把钟馥莉给放倒在床,钟馥莉一阵恶心,随即吐了出來。

钟馥莉吐了唐振东一身,却奇怪的并沒有吐半diǎn她自己身上。

唐振东把钟馥莉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自己到卫生间冲了个澡,不过衣服裤子上,全都是钟馥莉的呕吐物,实在是沒法清理,只能简单洗了洗,然后放到空调下等着晾干。

唐振东赤身的坐在窗前,看着万绿河源、万家灯火,丝毫沒感觉沒穿衣服有半丝的羞愧,在他看來,别説衣服,就算是整个人都是一身臭皮囊,随时可以丢弃。

钟馥莉睡的很香,有时候还出轻微的鼾声,她身上很香,也不知道是香水的味道还是她本身的香气,那是种花香般的感觉。

唐振东在这淡淡花香中,渐渐睡去。

“渴,我渴。”钟馥莉感觉一阵口渴,她迷迷糊糊下床找水喝,却被自己踢下床的被子,给一下绊倒,“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唐振东在钟馥莉口渴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不过他沒有照顾人的经验,也不知道去准备水,主要是他现在赤身裸体。

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新泰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的癫痫病医院
宁波白癜风怎么治疗
宁夏治疗男科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