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楼上楼下的阳光不一样

2018-10-28 12:18:40

楼上楼下的阳光不一样

近,中午一下班,我就去姐夫家吃中饭,老东街十字路口一左拐,便可看见他家门口一老一少的身影。

伯母习惯坐在靠门右边的椅子上,旁边空放一凳子,专候老姐妹过来聊天用的。别看伯母年事已高,记忆尚好,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一聊起来,没有一堂课时间下不了台。靠门左边立柱拴着一条小狗虎子,欢蹦乱跳,不得一时空闲,偶有路人亲近它,又是摇头又是摆尾,不时还就地几个翻滚,憨态可掬。

虎子才三个月大,一身纯黄的皮毛,干净平整,特别漂亮,深得主人宠爱。为此,姐夫专门在三楼平台搭一狗屋,把虎子圈养起来。初始,虎子尚能安于一隅,及至关了一段时间后,不再安分守己,特别是临近中饭前那段时间,虎子在楼上又是叫又是闹的,非要让它下来放一阵风才得安闲。

近些日子,伯母的身体每况愈下,走路颤颤巍巍的,随时都有可能跌倒。姐夫一再叮嘱她待在二楼的房间里安心养病,不要轻易下楼出门,饭菜熟了,自会端到她床前来。前几天天气晴朗,阳光灿烂,伯母说是想出来走走,姐夫便搀扶着她下楼,坐在家门口晒太阳。  没想到这一晒,伯母居然是晒上瘾了,从那以后,她宁可坐在门口休息,也不愿躺在床上睡觉。家里有人还好说,若是都出去干活了,她便自己一手打着拐杖,一手扶着栏杆下楼。这可把她儿子害苦了,做事没法安心,经常家里家外两头跑。

姐夫琢磨着,是不是老娘身体不好,畏寒怕冷,不习惯房间里的阴暗。于是他特意在二楼阳台安置一张藤椅,方便老人坐着躺着休息。可这还是不管用,姐夫前脚一离开,伯母后脚又下楼来坐在家门口,一坐又是大半天。这一来,气得姐夫直埋怨:我说老娘啊,楼上也是晒太阳,楼下也是晒太阳,你干吗非得下楼来呢?万一你摔着伤着,叫我如何是好呢?

实在没辙,姐夫只好把他大姐请回来,做母亲的工作。大姐的想法和姐夫当然是一样的,于是苦口婆心劝起她老娘来:娘啊,你手脚不方便,就安心待在屋里休息养病,需要吃的喝的用的,我们都会服侍到你跟前,你还有什么不顺心呢?你干吗非得这样上下折腾,闹得我们不得安宁呢?

儿啊!你们能看出娘身体的病根来,可你们看得出娘心里的病根吗?娘知道你们都忙,忙得也没太多时间陪在娘跟前。娘没别的,人老了,时日不多了,一个人待久了,心里就闷得慌,就想在门口多坐会儿,碰上一两个老姐妹说说话解解闷。儿啊,别说娘是个人,它就是一条狗,在屋子里关久了,它也待不住呀!

老人的一席话,让一桌吃饭的人顿时哑口无言。

刘仁八镇岩山村秋江雨

压花地坪
奥园鉴云山
上海到深圳物流专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