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山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深山中的修道者 五四章 你是白狠人?(第二更)

发布时间:2020-01-17 13:21:51 编辑:笔名

深山中的修道者 五四章 你是白狠人?(第二更)

第四天的时候,他一早上又来了。

天色尚早,茅草棚下却已经有了三三两两的人。

比擂上,已经有了人在切磋。

现在雪山上的修炼气氛正是上升势头,一早上山腰各处,都有人在打坐吐纳。

欣欣向荣,也不为过,这个圈子在慢慢走向正轨。

江小白来的时候,灵妹子蹲在茅棚旁的石灶前烧火,锅里的水开了,她就从晒着茶叶的竹匾里抓了一把,往沸水里扔。

十分简单粗暴的煮茶方式。

江小白来了,她看见了,立马眼睛一斜。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天天这么准时。”

卫灵已经眼熟江小白了,因为对方这几天天天从早坐到晚,喝了她不少茶水。

对于免费煮茶这件事,卫灵心里百八十个不愿意和不理解的,但爷爷偏要她这么做,也不说理由。

这事暂且不提,反正他泼辣的性子就是这样,看见江小白,就这么说了一句,并无什么恶意,只是说话习惯而已。

江小白笑了笑,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就坐了下来。

“没劲。”

卫灵瞪了他一眼,嘀咕了一声,就又开始粗暴地煮起茶来。

如今这雪山修行者多是年纪比较大的,与她年纪相仿的很少,她性格喜欢言语,江小白不爱说话,所以她觉得没劲。

随着日升上头,望月崖很快开始热闹了起来。

茅棚下一会便来了不少人,有人约了相互切磋,有人习惯来这边说话,这片茅棚如今已经隐约成了雪山修行圈子里的消息集散中心。

“听说昨天有人偷藏灵石,被遣送走了,还列入了黑名单。”

“这又不是啥新鲜消息,贪心呗,真当上面是傻子啊,这山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这些人,还是规矩的好些。现在只有这雪山有灵石,呆在这里总会有机会,一旦列入黑名单,什么都得不到,还丢了圈子,现在这里可算是散修圣地了,各地的消息渠道都有,还有如此好的修行环境,这个险可不值得冒。”

“也是,现在的世道灵石和信息一样重要。”

“哎,你们听说没,如今这望月崖可是有名了,听说很多道统要派弟子过来比武切磋,这可有意思了。”

一个人转头,跟其他人说道。

“有所耳闻。听说之前这些名门道统都在抓紧恢复实力,广召天下门人回宗归山,连灵石现世他们都没怎么顾得上,只是派了几个人而已。来雪山的现在大部分是势单力薄的散修,如今望月崖的擂台名声在外,他们准备来了。”

“我猜呀,现在正是各大门派重振旗鼓的关键时候,他们无非想借望月崖这个地方,想扬名天下呗,想受万人敬仰。”

有一个坐在东桌的老者,摇头笑着,语气有些耐人寻味。

“啊呸,名门大派就了不起了不成,之前还不是跟我们一样,家门败落,就连道佛两家都是些滥竽充数的家伙,谁也不比谁高贵到哪里去。”

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留着寸头,有些痞性,一脸不屑的说道。

“你说什么。”

茅棚下,一个穿着藏青色道袍的马脸道士把手中的茶碗一放,脸上阴沉,声音带怒。

这个道士是武当的。

同行的几个道士,也面色微沉地看着那人。

“阿弥陀佛,施主莫要大放诳语。”

茅棚下,也有僧人这时说了话,想来也是所说的名门大派的人。

“切,我还怕了你们不成。”

“就是,他说的又没错,本来就是这个理。”

“比人多啊。”

“ceng””ceng”“ceng”

不少人站了起来,看样子是赞同寸头男子的话,而对名门大派不敢苟同的修行者。

这些都是散修,对所谓的名门道统并不感冒,毕竟就如寸头男子所说,像道佛这样的名门在世间早已没落,都是共识的东西,如今都在同一起跑线上,自然谁也不比谁高贵。

瞧着这几个僧道要发作,他们才不怕。

“比一场啊!”

“对,没错。”

周围,多得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在旁边起哄。

“哎,我说你们都老大不小了,能不能别像个小孩子一样。”

这时,卫灵站出来了,大家还以为这个姑娘家是来劝架。

“灵妹子让你们消停些,可别吓坏小姑娘。”有人笑道。

结果却见这位姑娘大眼睛一眯,狡黠笑道:

“是男人的话,就该去擂台上打一场,打到另一方服为止,这样争论就自然而然解决啦!”

本以为这个灵妹子会劝架,结果是个天下唯恐不乱的货。

众人绝倒。

两方怒瞪的人马也被她的话弄的瀑布汗,一时脸上都起了尴尬,不知该怎么收场。

“你是白狠人?”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

一个人走进了茅棚,一只手放在桌子上,那张桌子江小白坐的位置。

顿时,周围人的目光顿时聚集了过来,眼神怪异。

江小白微愣了一下,随后眉眼诧然了起来。

白狠人这个名号因为他消失半个月,加上这个日新月日的圈子,新人换旧人,没人提起来了。

说实话,他都没反应过来。

江小白转头,看到一个人。

衣着扮相很奇怪的一个人。

发如鸟窝,横竖凌乱张扬,还沾着草沫碎屑,穿着一身黑西装,白衬衫,打着一条黑领带,只是西装上沾着灰尘,衬衫解开,领带歪斜,脚下一双破鞋底子快脱了,脚趾甲都快露出来。

而且,他手里还拿着一根三尺长的树枝。

这要是放在外面,都可以当做叫花子、精神病一样的扮相了。

但这个男人眼神很正常,很亮,与转头的江小白四目相对。

周围人也都看着两人,眼神惊讶奇怪。

“你是白狠人?”

这位差不多三十岁的男人又问了一句,沉稳略带沙哑。

江小白弯眉看了看他,实在奇怪,点了点头。

“听说你很厉害,我想和你打一场。”

这男人眼睛里亮色更显,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年轻人是谁啊,怎么这个近练剑的疯子找上了他?”

“白狠人?好像这名字哪里听说过。”

“这个剑疯子近拿着一根树枝,像个疯子一样到处挑战人,平时还抱着他那宝贝树枝睡觉,跟疯了似得,真是奇人一个。”

“别说,他是真厉害,挑战了望月崖成名的各路高手,只在广道长和无相大师手里败过。”

“不过这年轻人是谁,剑疯子挑战的对手可都是名家。”

“…………”

周围人议论纷纷,显然知晓这扮相如叫花子的男人名声,但却奇怪地看着江小白,不认识。

也是,白狠人这个称号,随着江小白在雪山消失半月不见,加上半个月涌入许多新鲜面孔,已经被人忘记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那灵妹子此时也是一样,黑亮的眼珠中闪过一丝讶异。

连那一直毫无存在感,总是在茅棚后低头拿着一把厚柴刀刮着木头的卫老头也抬头看了一眼,随后又低头继续忙活自己的事了,仿佛就是个不闻外事,勤劳的老木工。

茅棚下,江小白听着对方要与自己比斗,微愣了愣,随后对着“西装树枝男”笑着摇了摇头。

“抱歉,我不厉害,你还是找别人去吧。”

很直接,不委婉,很淡定地拒绝了。

突然冒出了这位打扮清奇的人物,说听说你很厉害,我要跟你打一架,江小白纵使道心很稳,但还是拒绝的。

至于他厉害不厉害,无关紧要。

(第二更送上,今天就两更吧,我发现要写出江湖味,在现代背景的条件下笔力不够,给自己加油,多写多练。)

河南科技大学附属医院新区医院预约挂号
龙湖人民医院
桂林牛皮癣医院
青岛治疗牛皮癣方法
张家口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