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山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婚宴醉酒死亡喜事变丧事15人喝掉11瓶白

发布时间:2019-12-05 07:01:14 编辑:笔名

婚宴醉酒死亡:喜事变丧事 15人喝掉11瓶白酒一男子第二天死亡,喝一瓶白酒构成醉酒吗

朋友的儿子结婚,夫妻俩前去参加婚宴道喜原本是件喜庆的事,不料宴席中饮酒过度,男子第二天抢救无效死亡,妻子起诉同桌饮酒者,3月12日,长安区法院审结了这起案件,同桌共同饮酒的其余14人均被判赔偿死者相应的经济损失。 刘纯博 严文辉

15人喝掉11瓶白酒一男子第二天死亡

去年3月18日晚,王某为儿子的婚礼提前举行宴请,曹某、朱某夫妇前往道喜。由于人数较多,道喜人员分两桌就餐,其中曹某、王某等14人一桌,朱某与其他人员一桌,姚某(朱某的表弟,王某的女婿)在桌旁招呼大家,无固定座位。当晚,王某购买15瓶赖茅酒及部分饮料供大家饮用。宴请从当晚8时持续到11时左右,席间,两桌人员共喝掉13瓶白酒,其中曹某一桌共喝掉11瓶,另一桌喝掉两瓶。因筹备次日儿子的婚礼,王某中途离开,孙某、李某等五人亦提前离去,曹某、何某、姚某等八人离开。

曹某夫妇走出餐馆后不久,曹某因不胜酒力倒地,无法行走,于是妻子朱某联系姚某,姚某开车将曹某夫妇俩送至所租住房屋。次日早上8点多,朱某发现丈夫意识不清,生命危险。等120到达时,丈夫已死亡。去年4月23日,朱某一家向长安区法院起诉,要求当晚与曹某同桌饮酒的王某、孙某等14人,赔偿曹某死亡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约54.6万元,并承担诉讼费。

案件审理中,双方就曹某是否因聚会过量饮酒死亡,以及同饮人是否应承担赔偿两个问题产生较大争议。死者家属认为曹某系参加婚宴被各位被告劝酒导致不省人事,并于次日死亡,王某等人应对曹某的死亡互负连带。

王某等人则认为,曹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喝酒引发身体伤害应有一定预见,加之其平日酒量较大,参加宴请时并未明示身体有何不适。席间,王某等无刻意向曹某劝酒行为,且提醒其适量饮酒,散席后又进行礼节性相送,尽到了提醒和注意义务。认为曹某因饮酒过量死亡无事实依据,故各不应承担赔偿。

共同饮酒人无过错但应酌情分担民事

长安区法院经审理认为,死者曹某明知酒精的危险性而不控制酒量,本人对过量饮酒与伤亡后果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自身有重大过失,应对其伤亡后果承担主要。作为同饮人的各位被告在饮酒期间及酒后并无过错,对曹某的死亡不应承担过错。

同时,原告方在公安机关释明的情况下仍放弃尸检,导致诉请失去解剖检验条件,仅凭主观臆断认定曹某因饮酒死亡,致曹某死亡与饮酒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无专业和法律上的界定,原告对曹某死亡原因的意见难以认定。因此原告的主张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但曹某当晚饮酒过度,回家途中不能自主行走,意识不清是客观事实,公安机关出具的死亡证明书中排除刑事案件,说明曹某当晚饮酒过量对其身体已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依照《民法通则》之规定,虽然各被告对曹某的死亡没有过错,但应酌情分担相应民事。

中药方剂
小宠
训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