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山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调收入不能靠操刀者自己割肉

发布时间:2019-12-05 09:50:10 编辑:笔名

调收入不能靠操刀者自己“割肉”

3月18日,发改委就业和收入分配司一位人士透露,被寄予厚望的《关于加强收入分配调节的指导意见及实施细则》目前正由国家发改委紧张修改,不久将再次上报国务院。该消息人士表示,“这一次是被退回了

,还需要修改。”多次参与收入新政征求意见的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表示,收入分配改革牵涉到各种利益的博弈,这是其迟迟未出台的原因。有专家称“年底出台就不错了”。

一国收入分配是否公平从来都是天大的事,它直接关系到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曾以18世纪的中国为例,称那时的中国是世界上富有的国家,中国一个小地主的富裕和奢华程度堪比欧洲一些国家君主,但当时中国社会贫富分化的严重程度令他震惊——贫者居无片瓦,富者田连阡陌。斯密断言这样的繁荣不可能持续,果不其然,仅百余年后,中国就沦落到国弱民贫、任人欺凌的地步。

正是因为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极端重要性,以及基于当前贫富分化加剧的社会现实,近年来在不同场合多次表达了“要加大收入分配调整”的决心。然而从“收入新政”一再难产的现状看,调整收入分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果将国民收入比做一块蛋糕,那么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就相当于用一个新的办法来切割这块蛋糕。之所以要用新办法,是因为之前切蛋糕的方法有失公平,简而言之就是有的人分得太多了,有的人分得太少了,而有些人“多吃多占”并不是因为他们才智超人,或者比别人更努力,对社会的贡献更大,而是因为他们拥有某种特权或垄断了社会资源。

杨宜勇先生称“各种利益的博弈”是“收入新政”不能出台的阻力,语焉不详。所谓“各种利益的博弈”,一言以蔽之,我认为是指既得利益者不愿放弃自己的利益。国民收入在一定时期内是个定量,重新调整意味着“损有余补不足”,必然有人因此利益受损。比如征收遗产税,富人的既得利益就会受损;再比如革除养老金“双轨制”

,公务员的既得利益就会受影响。这样一来,就会有人不高兴,就有了阻力。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

,“切蛋糕”的操刀权基本掌握在既得利益群体手中,而参与制造“蛋糕”、有权利分得“蛋糕”的普通民众在分配蛋糕的时候很难有表达自己意见的渠道。就比如这个被寄予厚望的“收入新政”,在国家发改委的深宫大院里已经“怀胎”六载,其间几易其稿,一直未能与公众谋面。这显然是极不正常的,将“均贫富”的希望寄托在既得利益者心甘情愿割自己的肉,无异于与虎谋皮。

所以,国民收入这块蛋糕能否切分得公平合理,关键在于能否建立起一套利益相关者人人皆可参与的分蛋糕制度,能否实现对“操刀者”的有效监督。这个问题解决好了,个税起征点如何确定、要不要征收遗产税等等都是细枝末节。

有一个老掉牙的故事,说的是有7个人住在一起,每天分一大桶粥。一开始他们用抓阄的方式来决定每天由谁来分粥,结果一周下来,每人只有一天能吃饱,就是自己分粥的那一天。后来他们推选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出来分粥,其余6个人都挖空心思去讨好他,搞得整个小团体乌烟瘴气。想出来的一个方法是轮流分粥,但分粥的人要等其他人都挑完后拿剩下的一碗。为了不让自己吃到少的,每个人都尽量分得平均,于是这个问题得以解决。

尽管切分国民收入这块蛋糕在具体操作细节上不会像“分粥”这么简单,但其本质也不过如此。

首席评论员姚文晖(春城晚报)

附件:

深圳治妇科专业的医院
长治医学院附属和济医院怎么样
汉中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扬州男科
泸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