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冲洗记忆

2018-11-09 18:43:02
冲洗记忆 刚上大学,父亲买了一个单反的数码相机送给我作为嘉奖,从父亲手中接过还没打开包装的相机,我的手微微抖动,轻轻地打开包装,跃入眼帘的是全黑的机身,长长的单反镜头,线条柔和却又内蕴着一种张力。

我的手指摩挲着机身,惊惧而颤抖地游移着,如果当时有镜子,我想我可以看到自己眉宇间那浓厚的兴奋,我记得当时我做了一个动作,拿起相机,端到眼前,对着微笑的父亲摁下了快门。

刚开始时,我背着数码相机四处乱转,扮演着文艺青年,随时给自己的记忆留下美丽的瞬间,但我却发现数码相机也只能给自己留下转而即逝的瞬间,连回忆的空间都被紧缩得几乎消失,由于是数码相机,不但内存很大,而且可以任意删除,所以就没有冲洗相片的需要。

每当相机的内存空间满了,我需要做的就是移动手指进行删除,而每一张照片都是当时心情的记录,一张照片的删除就是一次记忆的清洗,到记忆就成为了一片空白,父亲初的那张照片早已不知所终……摁下快门那瞬间的感动或兴奋也都被抛入无意识的深渊,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爬出梦的湖面深吸口气。

我也尝试把照片上传电脑,然后通过电脑翻看,可每次当我在屏幕上看照片时,很多照片在眼前一晃而过,仿佛指缝流出的细沙,想要抓住却无论如何也抓不住,怎样也找不回那种三五好友或亲人,坐在一起翻看影集,分享记忆的那种欢乐。

我有一张老照片,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傻瓜相机拍摄的,每当看到照片,我就仿佛回到记忆中那个午后,悠远明艳的阳光中飞舞着淡淡的槐花香,明亮阳光中奶奶的脸很年轻。

古旧的照片已经略显昏黄而模糊,照片上的我是个四五岁的小胖子,脸上挂着鼻涕,穿着一身绿军装迈着正步,背景是一株槐树,树下坐着一身月白对襟衬衫的奶奶,她的头发黝黑,梳理的一丝不乱,满脸笑意的注视着我。

奶奶已去世五年了,但每次看到这张照片,微笑都会浮上我的嘴角,继而眼泪打湿我的眼眶。

这是那快餐式的数码相机所不能给我的种种。

于是我又背上了那老式的傻瓜胶卷相机,在日光中记录生命的脚步,在黑暗里冲洗记忆的身影,至于数码相机,静悄悄地躲在角落里,尘土满身。

每次当我在屏幕上看照片时,很多照片在眼前一晃而过,仿佛指缝流出的细沙,想要捉住却无论如何也抓不住,怎么也找不回那种三五好友或亲人,坐在一起翻看影集,分享记忆的那种欢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